KUMON 公文式教育 :: 學習與分享

KUMON加盟

深度專題
提升台灣閱讀素養, 孩子需擁有解讀資訊、批判思考能力

影響全世界教育走向的PISA國際學生能力評量(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PISA)評比,其指標作用愈來愈重要且明顯。它是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 組織)每三年大規模舉行的一項測驗,目的在評估十五歲青少年的閱讀、數學和科學 素養。從二〇〇〇年起,參與PISA的國家從四十個,增加到今年的六十八個,涵蓋了 九成的世界重要經濟體,已有超過一百萬名全世界的中學生都接受過評量。

PISA評比內容涵蓋閱讀、數學和科學三個領域,每三年一次、輪流針對一個主要學科 領域做詳細測試。例如,2019年以閱讀為主科,2012年以數學為主。每次評比都有十 三種題本,主科題目佔大部分。一般而言,測試時間約兩個小時。另外,學生還需花 三十分鐘完成一份約二十多頁的問卷,回答有關個人習慣、環境、動機、當年主科的 學習策略等問題。世界各國在制訂、調整教育政策時,都會以PISA為重要的參考依據, 台灣於2006年第一次參加。

評量目的:檢驗十五歲青少年是否具備 參與未來社會所需的基礎知識和技能

翻開PISA的測驗試題,任何一位關心教育的讀者,都可以立刻辨識出這項被國際社會 普遍接納的評量目的。PISA將十五歲青少年視為「準大人」,評量目的在於檢驗他們 是否具備參與未來社會所需的基礎知識和技能(PISA稱之為「素養」)。因此它強調 學生能夠在生活中靈活應用在學校習得的知識,而非複製學校課程的內容。「生活化 」和「應用」是PISA評比的兩個關鍵字。思考、判斷和自學能力是PISA評比三大素養 最重視的核心能力。以閱讀為例,它包含三個層次:

1.擷取資訊的能力─能從閱讀的文本中,找到所需的資訊。

2.解讀資訊的能力─閱讀後,能否正確解讀資訊的意義。

3.思考和判斷的能力─將所讀內容,與自己原有的知識、想法和經驗相連結,綜合判斷 後,提出自己的觀點。

近期2018 國際學生能力評量(PISA)結果已出爐,今年以閱讀為主測,本次結果顯示 ,台灣在79個國家/地區閱讀排名第17、科學排名第10,均落後中國、新加坡、澳門、 香港、韓國、日本,尤以閱讀落後較多;在數學項目則僅次於中、星、澳、港,排名 第5。較2009年同樣以閱讀為主測微幅上升6名,不過,低成就學生從2009年至今,比 例未有下降,仍是原地踏步。今年在閱讀、數學、科學三大領域排名第一、第二的, 分別是中國和新加坡。

閱讀進步、數理退步

PISA成績背後的喜與憂 排名與分數蘊藏的教育意義,正面成效有三項:

一、素養教學:十二年國教課綱雖在今年才正式實施,但從103年公布總綱後,中小學 即全面推動教學創新工程,尤其在「閱讀」領域,著墨最深,可從此次PISA評量的閱 讀成績得到印證。2015年497分,排名23,2018年成長到503分,進步六名。顯示植基 於PISA的素養導向教學,強調統整、詮釋、省思與評鑑的跨領域學習,是正確的方向 。

二、性別平等:OECD的PISA報告中,分析台灣的性別表現落差,在閱讀方面,女生雖 優於男生22分,卻低於各國的平均值(30分),相對於2009年女生高於男生37分,在 性別表現上確實進步許多;此外,在數學和科學方面的成績,也無顯著的性別差異。 由此可見,我國推動性別平等教育,藉由營造友善的學習環境,在語文和數理方面, 男女生都能展現同等的學習動機和學業成就。

三、城鄉均衡:長久以來被詬病的城鄉差異,在這次的評量中也有好的指標表現。和 2009年對照,都會工商區的學生表現進步七分、新興與傳統產業區進步四分,但低度 發展與偏遠地區則大幅提高二十分。另外,有百分之十二的弱勢學生在閱讀表現上, 達到前四分之一的成績,也略高於OECD的平均值(百分之十一)。期待未來在「偏遠 地區教育發展條例」的資源挹注下,能夠持續縮小城鄉落差。

在美好的指標表現之外,仍然存在兩項隱憂,值得警惕:

一、名次停滯:從世界排名看,台灣數學始終維持在前五名(2006年第一名最佳), 閱讀除2012的第八名,都在二十名上下徘徊,科學兩次第四名,其餘三次都在十名以 後。同一時期,大陸、新加坡、澳門和香港盤踞各領域的前四名,雖說大陸僅北京和 上海四都會區參加,但表現遙遙領先台灣和世界各國,卻是不爭的事實。

二、數理落後:數學排名不錯,卻以每年下降兩分左右的趨勢發展。同時,今年七月 揭曉的2019年國際數學奧林匹亞競賽,台灣排名第二十一,歷年最差,令人擔憂。要 組國家隊打世界盃,數理教育整體成績下滑、頂尖選手無法突破,都是警訊。或許強 調探究與實作的新課綱,是重建數理能力的新契機。

若真要把焦點放在閱讀、數學與科學等可以標準化的成績,最令人驚豔的,是愛沙尼 亞分列世界第5、8、4名,而且每一項都是歐洲第一,超越了過往大家印象中世界第一的 芬蘭。

愛沙尼亞成績名列歐洲第一 ,孩子小學前就準備好「學習的能力」

愛沙尼亞的改變,並非在三年內發生。在2015年的評量中,愛沙尼亞就已經名列前茅 。當時的閱讀、數學與科學,分別是世界第6、9、3名,位居歐洲第3、2、1名。

愛沙尼亞自1991年從蘇聯獨立以來,就以教育為國家的競爭優勢策略。他們研究了北 歐國家、尤其是芬蘭的成功教育模式,希望用開放、平等的教育機會,讓人口只有140 萬、建設與資源匱乏的國家能夠人人發揮所長,善盡人力資源,且跟得上全球化與科 技競爭、創新創業的環境。為此,愛沙尼亞的孩子,在3歲時,都得上幼稚園,以便在 7歲上小學前,就準備好「學習的能力」。另一方面,他們也參考亞洲的嚴謹學習模式 ,學生像亞洲的孩子一樣,每天要花很多時間讀書、做功課。但跟亞洲不同的,是他 們加上了因材施教的個人化學習。

閱讀是重要的跨域基礎能力

我們在閱讀教育上,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又有哪些方向是應該改進與努力的呢?以下 有三個貼近教育現場的觀察與建議:

1,先別急著管排名,要建立學生「處理訊息資料」的能力。

面對這次的結果,第一個問題不是要急著問:「如何改善?」,而是要問:「閱讀素 養教育的內涵是什麼?」

2,數位時代來臨,正視數位閱讀的挑戰與價值

談閱讀素養教育需要一個基本認識:「我們對世界的理解,是建立在片段訊息的統整 」,而數位時代的閱讀,更明顯的呈現這個事實。 數位閱讀的特質是片段、跳躍、破碎的,如何在碎片化的訊息中進行流暢的閱讀,建 立嚴謹的脈絡;理解詞彙之外,更著重文章背後所帶出的寓意,對閱讀內容或文本形 式進行思辨與批判,這非常考驗學生的理解能力,並非讓孩子「自己上網」就可以自 然培養,需要教學者先建立「閱讀即是處理資訊」的觀念,才能引導孩子建立在數位 時代的閱讀能力,成為一位數位時代的學習者。

3,題型改變,表示「應用知識」的能力更重要

過去題目設計的目的,是要了解學生對知識精熟的條件,這是合理的。但是,現今的 趨勢更重視的,是學生是否有「應用知識」的能力,為了評量學生使用知識、解決問 題的能力,題目在設計上需要提供模擬真實情境的訊息,以評量學生理解、思考要應 用哪些知識來解決問題的能力。

師大心測中心主任陳柏熹指出,「其實閱讀就是接收與處理資訊,無論學習哪一門學 科及領域,或是生活中看說明書、新聞報導,都要能解讀文字、圖表、數據。」因此 ,培養閱讀的習慣是解決學生看不懂題目的解方之一。

談及跨領域能力,很多人只局限於「跨科」,實際上,跨域更指涉資訊理解、溝通表 達、問題解決、創造力等級,也就是學習各領域所共同需要的能力。而從閱讀中,就 能逐步建立起蒐集訊息、歸納整理、判斷資訊、溝通表達等多樣能力,核心素養中重 視的「溝通」及「探究」,也都建立在閱讀理解能力上。從父母教養到老師教學,都 必須一起重新校準孩子的學習方式,幫助孩子整合運用所學得的知識,保持學習熱情 和興趣,真正成為一位終身學習者。

(參考資料來源:遠見雜誌、親子天下、聯合新聞網)

延伸閱讀

自學自習能力,帶領孩子迎向新挑戰

想要延伸孩子的學力,首先要讓孩子 自己有學習的慾望,並且由適合自己學力的地方開始學習。 KUMON藉由恰恰好的學習,讓孩子有學習欲望,透過解決問題獲得喜悅、提升自信 ,進而促使孩子不斷挑戰並提升自學自習能力。

2020國中會考命題生活化 從平日累積關鍵能力

為防堵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教育部宣布開學延後兩週,但國中教育會考時程不變,仍維持5/16、17,等於開學後不到3個月就要考試。為因應課程時間縮短,會考也首度調整、縮減命題範圍。會考命題範圍縮減國、英影響程度較低負責會考試題的台灣師範大學心測中心副主任曾芬蘭表示,各科縮減第6冊部分單元的依據,主要參考該單位計分委員、國教署中央輔導團建議,同步考量命題依據的課綱能力指標有無對應課程,以及過去教學現場情形調整。估計國文、英語、數學第六冊減少1/3;由三科組合為一領域測驗的社會、自然則減少第六冊約1/2課本內容。

KUMON帶給我學習的快樂 逆境中的成長,讓成就感大爆發

我從幼兒開始接觸KUMON,當時只覺得很有趣,可以拿著筆順著圖案描繪,學習認字。後來為了要了解我的數學學習起點,打造專屬我的進度,魏老師讓我做了學力檢定測驗。結果在答題時我竟然忘記了直式減法的算式,連我自己都非常驚訝,於是魏老師建議我回到基礎教材學習的地方,重新打好基礎,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複習,果真讓我的功力大幅度提升,使我真正了解到教材的邏輯與涵義。

文章類別